华西医学期刊出版社
标题
  • 标题
  • 作者
  • 关键词
  • 摘要
高级搜索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泌尿外科曾浩教授团队: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使用二线非甾体类抗雄药更替治疗不影响后序的阿比特龙治疗疗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泌尿外科曾浩教授团队于2018年11月在Asian Journal of Andrology (影响因子:3.259)发表文章“Prior switching to a second-line nonsteroidal antiandrogen does not impact the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abiraterone acetate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a real-world retrospective study”(点击下方二维码即可阅读原文)。



即使是在靶向药物时代,抗雄药物更换仍被广泛用于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患者的治疗,这种治疗模式在发展中国家尤为普遍。许多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在一线抗雄治疗失败后,会在使用阿比特龙治疗前先尝试更换二线抗雄药物,以推迟较为昂贵的阿比特龙治疗。然而截止目前,二线抗雄药物的使用是否会影响后序的阿比特龙治疗疗效尚不清楚。


曾浩教授的研究团队对其所在中心87例mCRPC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所有患者在mCRPC前均接受了标准的最大雄激素阻断治疗(手术或药物去势联合比卡鲁胺治疗)。mCRPC后,所有患者均使用阿比特龙联合泼尼松治疗。其中,21例患者在阿比特龙治疗前先使用了二线抗雄药物氟他胺治疗。分析结果显示:二线氟他胺治疗对后序的阿比特龙治疗效果并无干扰作用。 阿比特龙治疗的PSA反应率、PSA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PSA-PFS)、影像学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rPFS)以及总体生存时间(OS)在用过和未用过二线氟他胺的患者中无显著差异:PSA 反应率: 71.4% (15/21)vs. 60.6% (40/66),P=0.370(图1);PSA‑PFS: 5.5个月 vs. 5.6个月, P=0.967; rPFS: 12.8个月 vs. 13.4个月, P=0.508;OS: 未到达vs. 30.6个月, P=0.606(图2)。堆叠条形图亦显示,阿比特龙治疗效果在2组患者人群中无明显差异(图3)。


在该研究中,笔者首次报道了二线氟他胺的使用对后序的阿比特龙治疗疗效的影响。结果提示二线氟他胺治疗与否不应成为影响临床医生决定是否对mCRPC患者使用阿比特龙治疗的因素。该结果将有助于指导临床医生对mCRPC患者的治疗方案进行选择。


图1 示阿比特龙治疗的PSA反应率在用过和未用过二线抗雄药更换的2组患者间比较


图2 示阿比特龙治疗的PSA-PFS、rPFS及OS在用过和未用过二线抗雄药更换的2组患者间比较


图3 示阿比特龙治疗疗效的堆叠条形图


专家点评


李响教授: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是前列腺癌的终末阶段。以阿比特龙为代表的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是mCRPC患者的主要治疗手段之一。 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非甾体类抗雄药物更换治疗仍是mCRPC患者的重要治疗选择(如比卡鲁胺更换为氟他胺)。


尽管国内外若干研究报道二线抗雄药物更换治疗对晚期mCRPC患者PSA的下降有一定作用,但其确切疗效及能否为mCRPC患者带来生存获益,目前尚不清楚。值得一提的是,受经济条件、医疗保险等因素影响,不少患者在使用阿比特龙前均有过更换二线非甾体类抗雄药物治疗的历史,旨在推迟使用更昂贵的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阿比特龙的时间。而在阿比特龙治疗前接受这种药物更替治疗模式是否会影响阿比特龙的药物疗效,目前尚不清楚。


有文献指出,在mCRPC阶段,阿比特龙治疗前使用抗雄药物酮康唑将影响阿比特龙的疗效。类似的,二线抗雄药物更替也有可能产生对阿比特龙治疗效果的负面影响。由于二线抗雄更替治疗至今仍普遍存在,因此研究这种治疗模式与阿比特龙治疗效果的关系具有很大的必要性。 此项研究的结果首次表明了二线抗雄药更替治疗并不影响后序的阿比特龙治疗疗效。因此,在临床决策中,有无二线抗雄更替治疗历史不应作为临床医生判断mCRPC患者是否应使用阿比特龙治疗的依据。



李响,医学博士,泌尿外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泌尿肿瘤学组委员,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专业委员会肾癌学组副组长,四川省医学会泌尿外科专业委员会常委,四川省医学会男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四川省医学会泌尿外科专委会肿瘤学组副组长。1998年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获外科学泌尿外科医学博士学位。1999年4月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进修,在血液肿瘤系完成博士后研究,于2000年9月返院工作。长期从事泌尿男生殖系肿瘤的临床工作及相关基础研究。熟悉与泌尿男科学相关的肿瘤学、分子生物学、免疫学等基础知识和实验技术,在国内外专业期刊发表论文近60篇,参编专业著作共4部,包括由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会组织编写的《中国前列腺癌诊治指南、中国阴茎癌诊治指南》、人民卫生社出版的《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的《男科手术技巧与并发症》、国家高等教育十一五规划教材《外科学》。


作者投稿心得


此项研究所涉及的临床问题主要存在于经济水平相对落后的亚洲地区,因此在投稿时我们的研究团队选择了口碑较好,影响因子适中,男科排名第一的亚洲SCI杂志Asian journal of andrology,最终如愿被接收发表,并被该杂志选中为十一十二月刊的封面文章。在临床工作中我们应多留意遇到的困惑和存在的问题,一些易被忽略但具有重要临床意义的研究选题往往就隐藏在其中。


通信作者



曾浩,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泌尿外科,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2004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临床医学院泌尿外科专业,获得医学博士。2004-2007年在四川大学基础医学院病理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前列腺癌相关研究。2012-2013年以访问学者身份赴美国MD Anderson肿瘤中心从事前列腺癌/肾癌相关基础及临床工作。2007年至今,任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泌尿外科,主要从事泌尿系肿瘤和前列腺疾病的临床诊治,擅长泌尿系肿瘤,包括肾、前列腺、膀胱及肾上腺肿瘤的微创外科手术,尤其擅长高危/晚期前列腺癌和肾癌的系统化/个体化精准治疗。2014年获批第11批四川省卫计委学术技术带头人后备人选,2018年获批第13批四川省卫计委学术技术带头人。中华医学会泌尿分会青年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泌尿分会青年委员会肿瘤学组组长,中华医学会泌尿分会国际交流委员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专委会青年委员会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泌尿健康促进分会委员兼副秘书长,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泌尿健康促进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CSCO前列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CSCO尿路上皮癌专家委员会委员,2019版CUA前列腺癌指南编写组编委,四川省泌尿外科专委会常委,四川省泌尿外科专委会肿瘤学组副组长,四川省泌尿外科专委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四川省肿瘤(精准治疗)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肿瘤(精准治疗)学会泌尿生殖肿瘤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四川省抗癌协会泌尿男生殖系肿瘤专委会常委兼秘书长,四川省抗癌协会肿瘤科普专委会候任主任委员,四川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鉴定专家,成都医学会泌尿专科分会委员,成都医学会泌尿专科分会晚期前列腺癌学组组长,成都医学会泌尿专科分会晚期肾癌学组委员,《中华泌尿外科杂志》通讯编委。负责“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项,作为主研参加国家级科研课题12项,先后承担20余项泌尿系统肿瘤的临床研究。 已在J UrolThe ProstateBJU IntJ AndrolAsian J AndrolUrol OncolInt J UrolOncotargetScientific Report,BMC CancerModern PatholCancer Res,《中华泌尿外科杂志》等国际国内学术杂志上发表SCI收录论文近90篇,其中第一作者/通讯作者SCI论文56篇。



版权声明:华西微家倡导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欢迎转载、引用,但需取得本平台授权。如您对文章内容版权存疑,请致电028-85422587,我们会与您及时沟通处理。本站内容及图片仅供参考、学习使用,不为盈利且不作为诊断、医疗根据。


本文编辑:李缨来

本文排版:陈红梅 张洪雪

Format

Content